媒体关注
  • 公司新闻
  • 媒体关注
  • 联系方式
  • 基石药业袁斌:一条探索未知的追梦之路

    时间:2019.11.04   作者:医药经济报

    在国内近年来涌现的本土创新企业公司中,基石药业(以下简称基石)是不容忽视的一个。


    成立于2015年底,仅用了3年时间就实现了中国香港主板上市。一条经过精心设计的聚焦肿瘤治疗的创新产品管线,正以业内领先的速度向前推进:15个候选药物,20项临床研究,其中12项为注册性研究;第一个新药上市申请已在中国台湾提交,未来的2~3年内,将有多个产品在大中华区上市。


    是什么让这家公司以如此迅猛之势发展?又是什么让这家公司在寂寂无名时就吸引到一支业内赫赫有名的高管团队的加入?


    “近20年来,我在医药领域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只有在基石,可以把之前在所有不同领域、不同公司所获得的经验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从业内巨头默沙东转而加入基石的首席商务官袁斌博士这样评价,来到基石是自己踏上职业道路那一刻起就一直想实现的一个目标。


    基石药业首席商务官 袁斌博士


    逐梦:在“折腾”中明确方向


    谁的青春不彷徨。父母都是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的袁斌,从小是个学霸,虽然被寄望“子承家业”,但经过一番抗争妥协,袁斌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生物化学”进行深造。


    在哥伦比亚大学期间,袁斌跟随美国三院院士Stephen Goff教授研究分子病毒学,博士期间发表了7篇论文,其中4篇为第一作者或联合第一作者,俨然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如果顺着学术的道路发展,既符合父母期望,又顺理成章。然而,一个急拐,袁斌去康奈尔大学读起了MBA。“虽然博士期间研究很成功,但从内心而言,我觉得更喜欢和人打交道,想结合所学去医药产业界发展。”


    不难预料,父母当时对他的决定不能理解,觉得这样的人生太随意。“我当然对人生有规划,但并不是只有一条道路才能通罗马,有时候‘曲线救国’可以收获更多。”袁斌说。


    哥大地处纽约市中心,与华尔街毗邻,顶级投行、咨询公司、金融机构集聚于此。很多“藤校”毕业生选择了“PHD-MBA-顶级投行/咨询公司-产业界”的职业发展路径,这也是袁斌对自己的设计,但世事并非皆如人愿,第一份工作,只有一家初创小型咨询公司聘用。


    在死磕了八个月的顶级科学家采访和分析报告撰写后,袁斌转投了赛默飞世尔,成为一名负责市场营销的产品经理,管理整条生物试剂和耗材产品线。两年后,卫材抛来了橄榄枝。


    柳暗花明,袁斌终于进入了计划内的正途,进军生物医药产业界。作为卫材全球肿瘤事业部起步阶段招募的第一位专职市场营销经理,他创建了公司肿瘤药全球市场和新产品战略部门,在3年里负责策划包括乳腺癌药物Halaven和肝癌药物Lenvima在内的癌症类新产品全球市场和管线研发战略。


    “卫材第一次和ASCO的合作是我促成的,第一份肿瘤产品线介绍手册是我设计的,乳腺癌药物Halaven商品名是我起的,如今这两款产品都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上市了!”提起这些,袁斌骄傲满满。


    卫材的经历对他的职业发展影响很大,不仅确立了专注癌症领域的职业方向,而且由于肿瘤事业部经历了由无到有的过程,职业过程有点像初创公司,因此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也取得了耀眼的成绩。


    2008年,袁斌加入诺华制药肿瘤事业部全球总部, 从新产品战略部门副总监起步,6年半内逐渐担任越来越多的商业职务。作为团队的核心成员,袁斌曾代表公司从Incyte公司引进Jakavi (Jak1/2抑制剂)和Capmatinib(cMet抑制剂),其中Jakavi与诺华的血液肿瘤产品线具有很强的协同效应,使之迅速成为十亿美元重磅产品;此外,对Mektovi的引进和产品研发战略、对Zykadia的商业化准备和全球上市,对Glivec(格列卫)、Afinitor和Kymriah等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他均做出了突出贡献。


    同时,袁斌也收获了公司的认可:3次总裁奖,4年间3次升职,于2012年成为肿瘤部产品生命周期战略全球主管和商业执行总监。在市场营销和商业领域,袁斌获得了海外华人中很少能够直接在跨国公司总部做到的管理位置。


    然而,两年后袁斌又一次变换了职业赛道。“我发现单纯做商业化并不完全是兴趣所在,我更希望能在方兴未艾的生物制药初创公司领域有所建树,但我缺少全面的商务拓展经验。”这一次,他选择加入默沙东,担任全球临床肿瘤药商务拓展及许可负责人,在免疫治疗领域着手开荒。


    两年半的时间,袁斌主导完成了29个Keytruda(K药)对外联合用药的合作项目以及5个并购或授权转让协议,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Keytruda和礼来的化疗药Alimta在肺癌一线联用的合作,默沙东因此赢下了整个一线肺癌治疗市场,一举奠定了王者地位。Keytruda与卫材Lenvima的联合也取得靓丽成绩,在多个癌症领域获得美国FDA突破性疗法认证,其中子宫内膜癌凭借Ⅱ期的积极临床数据,刚刚在美国获批。


    “每次职业道路的改变都是一场全新的冒险,在之前我并没太多相关经验,但离开时我已证明了当初公司选择我是正确的。”带着这样的自信,袁斌又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决定,他在2016年11月离开了制药巨头默沙东,告别了在美国22年的岁月,携全家回到中国,加入基石。归来虽已非少年,但戎马一程,他仍是公司高管中最年轻的那个,仍保有对未知勇于冒险的少年心性。


    薄发:二十年磨一剑


    回中国这个决定,和他之前做过的许多决定一样,并非在一开始就获得所有人支持。但袁斌的行事风格无意中与后来默沙东研发总裁Roger Perlmutter的一番话无比吻合——“若你认定项目的价值,就应当把你的职业生涯押在上面,我怕5年后反悔当初没在这项目上再砸上10亿美元。”


    基石正是袁斌看上的项目。“在大型制药企业,你是一个庞大机器中的一个螺丝钉,很多时候个人努力对公司起的作用不会立刻显现,但在一个初创企业,公司每一天的前进速度甚至生死、员工个人发展都与你有关。”


    辗转多年,能够参与到一个公司从无到有的构建,把它做大做强,这是袁斌站在职业生涯起点的最初憧憬,而积累的丰富经验,让他觉得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从2015年开始,我发现中国生物制药业在法规、资金和技术平台等核心要素上都在发生根本性改变,做创新药的大潮来了!当Frank(基石药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江宁军)告诉我说要做一个国内最好的生物创新制药公司,我立刻心动了。尤其基石药业采用的是一种与以前中国初创公司完全不同的‘高举高打’模式,起步就有充足的资源,在这里可以大展拳脚。”


    作为公司最早的高管及员工之一,袁斌从擅长的商务拓展开始,其间他负责过政府事务、企业战略和投资者关系,目前正在领导企业传播、联盟管理、新产品战略,以及包括医学事务、市场及销售在内的商业化团队。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随着公司部门的日渐健全,有些带大的“孩子”会交给新到岗的高管和新成立的部门,职责范围始终在变化中,而这符合袁斌“喜欢挑战”和“不服输”的个性。既然做,就要在每一块都做出一番成绩!


    这一点在和其他众多公司角逐与Agios、Blueprint Medicines以及Numab三家公司的合作时可见一斑。当时,每一个项目都有许多家企业参与争夺,其中不乏已在生物制药领域深耕多年的公司,虽然拥有丰富经验,但如何让年轻的基石在搏杀中脱颖而出,这是袁斌面临的挑战。


    “Blueprint谈了一年半,Agios谈了一年,Numab谈了近一年,我们的竞争对手实力强劲,竞争非常激烈。“袁斌表示,合作伙伴普遍认为,基石的商务拓展团队做出的调研和计划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是最专业的,无论是临床试验方案、项目推进速度、数据质量,都是同行顶尖水平,基石永远不会应付了事,更不会乱打“价格战”。


    截至目前,基石药业与Agios,Blueprint Medicines和Numab 3家公司签署了5个产品的授权协议,这5项资产与公司的已有管线互补,并且拥有可以与基石的骨干药物联合的潜能,其中avapritinib(PDGFRA和KIT抑制剂)和Tibsovo(IDH1抑制剂)均为全球首创药物,pralsetinib(RET抑制剂)和fisogatinib(FGFR4抑制剂)为潜在全球首创药物,ND021更是一款极具特色的三特异性抗体片段分子,可以同时结合PD-L1、4-1BB、人血清白蛋白(HSA)三个靶点,有成为下一代同类最佳免疫治疗骨架分子的潜力。


    这几笔重要的商业拓展交易,推动基石药业成为了一家研发管线更为全面的公司,显著提升了公司商业价值,在帮助公司赴港上市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三年转瞬即逝,A/B轮破纪录融资,最短时间港股上市,精悍优化的管线,迅速扩张至近300名员工的公司,第一个新药上市申请,使尽浑身解数,袁斌觉得与基石荣辱与共,酣畅淋漓。


    展翅:独辟蹊径更胜一筹


    回顾基石的发展,从公司创立初期,基石药业的管理层便将聚焦肿瘤、差异化创新定为发展基调。


    如今基石拥有一条健康又富有竞争力的管线,覆盖了临床前到临床后期阶段,确保公司能有源源不断的新产品问世。对于产品创新性这个企业核心竞争力问题,公司进行了差异化设计,从“改良+突破型创新”逐渐向“突破型创新”发展。此外,世界级的管理团队、一流的临床开发团队和充足的资金,这都保证了公司强劲的推进和执行能力。


    “以免疫治疗为例,中国已上市的产品都是PD-1,而我们核心产品CS1001是PD-L1,不管在临床开发或未来入院方面都与PD-1有差异性,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袁斌介绍,在PD-1/PD-L1领域,基石针对诸如肺癌、胃癌、食管癌、肝癌这样的中国高发大适应症进行全面开发,开发速度名列前茅。此外,产品的安全性和数据都很有优势,近期CSCO公布的1b期临床数据,CS1001联合标准化疗方案治疗一线晚期食管鳞癌,客观缓解率达到77.8%,而食管癌在中国此前30年都没有一个新药上市。


    说起基石药业的产品和特性,袁斌更是如数家珍,“当初吸引我加入基石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管线,我们称之为基石‘1.0管线’,目前拥有15个创新抗肿瘤产品,它们的靶点大多获得临床概念验证,其中5个已进入注册临床阶段。”


    “针对以免疫治疗为核心的联合疗法的开发和探索,是我们‘1.0管线’的重要差异化策略。我们是中国唯一一家同时拥有PD-1、PD-L1和CTLA-4三款处在临床阶段的免疫治疗骨架产品的公司,且都已经发布了早期安全有效性数据,这就确保了我们在联合疗法方面比其他公司更有优势。”


    目前,基石一方面在内部不同产品间开发联合疗法,比如全球首创的针对肝癌的FGFR4 抑制剂联合PD-L1疗法已经启动试验;另一方面,基石也在积极与外部伙伴进行联合用药探索,比如和跨国药企拜耳公司的瑞格非尼开展全球合作,围绕多个中国高发的癌种进行开发,进一步加强了公司在这一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尽管眼下一切进展顺利,但若要成为全球知名的领先中国生物制药企业,下一个五年对基石来说至关重要。


    基石正在打造一条创新含金量更高的“2.0管线”,将眼光放在全球范围内最具潜力且具有差异化特性的品种,包括下一代同类首创或者同类最佳的多特异性单抗药物、肿瘤微环境调节剂、癌症疫苗、新信号通路抑制剂等。


    此外,公司也正处在从初创型公司向中型生物制药企业过渡、从研发型公司向综合型商业化企业转变的关键时期。第一款药物现已在中国台湾递交上市申请,如一切顺利,TIBSOVO将于2020年在中国台湾上市,治疗携带IDH1基因突变的急性髓性白血病患者,该部分患者现阶段并无理想的治疗方式;2020年,公司预期完成多个针对大适应症的注册临床试验,并将在大中华区递交多个新药上市申请。


    “考虑到我们有多个产品会在2021年左右上市,公司正紧锣密鼓地组建商业团队,现在一个满足主要职能的精干团队已经集结到岗。2021年,我们会围绕大中华区市场全面建成销售、市场营销、市场准入和医学事务等完整商业化能力,使公司进入高速发展新阶段。”


    基石虽然发展得很快,但胸中有沟壑,布局有松紧,进军有缓急,一切都成竹于胸。“我们对公司转型成功充满信心,一方面公司将沿着更加专业化的轨道发展,另一方面则不会失去我们特有的灵活度。”袁斌说。


    采访手记


    感受那种浪漫和血性

    打开袁斌博士的微信头像——月光下的安谧森林,一只狼屹立于垭口之上,宁静而肃杀。

    自古以来,狼作为一种文化图腾,既是血性拼劲的代表,同时也是家庭与团队精神的写照。袁斌身上无疑兼具了这两种特质。

    他自述喜欢“燃”的事物,去动物园喜欢看老虎和鳄鱼,去电影院最钟情战争题材和科幻题材,但在他身上却并没有“强势、独断、野心勃勃”的霸道总裁气质,反而每一个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

    他的标志性笑容充满亲和力,为人谦和,甚至很少生气,以至在采访前就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和袁总接触,你能够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职业经理人’!”

    “血性”,让袁斌对于职业挑战从不畏惧退缩。在第一份工作时,袁斌坦言自己当时的英文水平并未达到职场标准,但是面对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沟通,还要写出具有影响力的分析报告,与其退缩,不如全力以赴放手一搏。在充足的准备功课、事先预演之下,仅仅3个月,他就可以出色地完成任务并且得到公司认可。这种“血性”,贯穿了袁斌整个职业生涯,也帮助他无数次地啃下硬骨头。

    同时,他身上又拥有注重团队观念的“柔软”。在多个职业岗位上的轮转,无不涉及跨部门的合作、外部客户的沟通、组织内部的协调,牵一发动全身,如不懂得进退妥协、以大局为重,就实现不了在每个岗位的出色成绩和目标的实现,更无可能为他赢下业内赞誉与口碑。

    但无论是“血性”和“柔软”,袁斌都不会忘记踏入生物制药这一行,选择肿瘤这一领域的初心——我们的事业是救人。比如,以前Ⅳ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大约只有10个月,现在通过各种创新药的接力,很多患者可以活几年甚至更长时间,这对于患者个人和家庭来说,都是无价的。

    “我在职业生涯中多次看到自己做过的药把癌症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重新充满活力,这是最幸福的时刻!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治愈癌症,即使短期内做不到,也要争取将癌症变成一个慢性病。”袁斌博士的这份初心,恰恰与基石的理念无比吻合。

    集合了从海外归来,立志为中国的高发癌症开发出有效药物的领导团队,基石的情怀和责任由此奠定,不难感受到,同样有着“血性”和“柔软”的基石,能够凝聚起一支享有相同价值观的优秀团队,全速前进。


    编辑 刘卉

    本文转载自《医药经济报》报道

    声明